總投資87億元、穿越晉西黃土高原和呂梁山山地的太原至興縣鐵路(簡稱太興鐵路)工程,平均每公里需要建設六個涵洞,涵洞的關鍵部位台背本應採用優良材料填築,卻被大量就地取材的黃土所替代。根據施工者的實名舉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這條正在建設的鐵路潛藏的質量問題令人驚心,連施工者都直言“常被噩夢驚醒”。
  同時,記者在採訪時遭業主單位負責人毆打,並被掐住脖子質問:“你憑什麼採訪我”“打你怎麼了”。
  用黃土回填一個涵洞台背省十幾萬
  2010年,山西臨汾人士、建築工程承包商賈某從中鐵十二局三公司太興鐵路項目部承包了太興鐵路DK119+608—DK125+701段共計19個涵洞、7座橋的台背回填工程。今年6月中旬,賈某實名向媒體反映,按照鐵路施工規範,橋、涵洞的台背應採用抗水侵蝕性好,級配優良的A、B組料回填,但為了節省工程成本,中鐵十二局項目經理李有生要求直接使用路基挖出的廢棄土料填築。
  “根據鐵路橋涵施工規範,對運抵現場用作橋涵回填的填料,應及時取樣檢驗,併進行級配顆粒分析、含水量、有機物含量等室內試驗,經監理確認合格後方可投入使用。”賈某說,這些規範在他承接的19個涵洞和7座橋梁台背回填工程中,成為一紙空文。
  賈某表示,回填一處涵洞或橋梁台背,一般需要使用3000至5000立方米A組料,但項目部實際上只用200立方米左右A組料,用於應付工程監理,絕大部分回填材料就地取材,以路堤挖方產生的黃土替代。“這些黃土一過水就成泥漿糊狀,稍微沖刷就是一條溝。我們也知道用這個東西不合規,但項目部提供的回填材料就是黃土。”
  記者得到的一份中鐵十二局太興鐵路TXJX-1標段項目經理部2012年二季度驗工計價金額表顯示,路基用土填方每立方米綜合單價為6.77元,橋涵過渡段填方每立方米綜合單價為45.75元。賈某表示,“使用黃土填方是零成本,還可省掉處理費、運輸費,而使用規定的回填材料一噸得幾十元。這樣一來回填一個涵洞台背就能省下十餘萬元,全線涵洞情況基本都如此,可減少一大筆開支,但由此帶來的質量與安全隱患難以預測。”
  “選擇實名舉報太興鐵路質量問題,經過了很長時間的思想鬥爭。”賈某說,除了涵洞,太興鐵路一些大橋橋墩、隧道也存在質量隱患,但涵洞質量問題最為普遍。
  “經過做工作”監理視而不見摻假
  中鐵十二局三公司技術部陳姓部長向記者出示的太興鐵路涵洞台背回填施工工法文件顯示,路塹為硬質岩時,過渡段與路堤同步分層填築,過渡段填築A、B組料。陳姓部長表示,涵洞台背屬於過渡段,“我們絕對禁止就地取用水穩性差的材料回填,我們都是用A、B組料。如果我們用黃土,業主也不會答應的。”記者問她是否去過現場,她表示“很少去”。
  6月25日,記者與賈某驅車趕到太興鐵路嵐縣段的項目工地。一場不大的雨後,施工現場一片泥濘,賈某負責施工的涵洞邊坡被衝出道道溝壑,坡腳一些部位積滿黃色泥水。次日,記者找到一位住在工地附近的王姓村民,當問及向涵洞台背傾倒黃土一事時,他肯定地表示:“確有這事!在這幹活的村裡人都知道。”
  一位參與過施工的人員介紹說,工人都是從附近的黃土堆取材,有時白天監理在不好明著乾,工人就連夜將黃土填入涵洞台背基坑和墊層中,用作填料的黃土,抓一把就能捏成細末。
  記者從一段暗中拍攝的工地施工視頻中看到,幾台鏟車正將大量黃土向涵洞台背墊層傾倒,而施工現場燈光昏黃,顯示視頻拍攝時間是夜間。
  賈某向記者表示,用黃土當填料有時被工程監理人員發現造成停工,項目經理李有生會讓他去“協調”駐工地監理,他去“協調”總監。通過“做工作”,監理對使用黃土回填也視而不見了,而項目部則一一簽字驗收。對於這樣的工程質量,上述參與施工的人員直言:他們倒黃土,我說這等於是泥巴糊的涵洞,連豆腐渣都不如,會出大問題,但無人理睬。“經常夢見涵洞一下就塌了,火車脫軌翻車,被噩夢驚醒”。
  “涵洞隱蔽工程裡面用的是什麼料,可以打開檢測,只要往下鑽(取樣檢測),肯定都是黃土。”另一名參與過施工的人員對記者表示。記者就此聯繫上十二局項目經理李有生,希望查看涵洞台背填料供應台賬,被婉拒。記者多次聯繫中鐵十二局三公司,要求和該公司相關人員一起到施工現場查看路基挖方棄土場和填料取料場或供應場,也被拒絕。隨後,記者來到中鐵十二局瞭解情況,又被告知“去找負責施工的三公司”。太興鐵路的監理方是內蒙古沁原監理公司,記者撥打該公司電話聯繫採訪,工作人員稱“領導不在”。
  鐵路公司內記者採訪遭毆
  中國鐵道科學研究院一位從事軌道交通設計的專家對記者說,涵洞台背直接承受軌道和機車車輛及其載荷的壓力,是鐵路線路的重要組成部分。回填材料是涵洞台背工程質量的關鍵,直接關係到軌下基礎的整體穩定性,回填質量不過關會造成鐵路路基沉降,危及鐵路運行安全。
  按照分層填築法工藝要求,每層填築完畢都要報監理檢驗,合格後方可進入下一道工序。對於如此明目張膽地偷工減料,業主單位是如何進行監督與管理的呢?
  6月26日上午,記者來到太興鐵路公司,剛走進總經理辦公室還沒來得及開口,坐在總經理辦公桌後的大個男子忽地衝上來,一邊用手猛擊記者背部,一邊高喊“出去,出去”,幾掌把記者拍出門外。記者剛說明來意,這名男子就伸手掐住記者的脖子,大喊“你憑什麼採訪我!”“誰讓你採訪我了!”
  記者出示證件並經驗證後,問對方為什麼一上來就打人,這名男子連聲質問“打你怎麼了?”記者問這名男子總經理、公司一把手在不在,他說自己就是總經理、就是一把手。記者問他叫什麼名字,這名男子吼道:“憑什麼告訴你?”記者註意到,中鐵十二局集團三公司官方網站當日發佈的一則消息提及,太興鐵路公司總經理是張春瑞。
  太興鐵路涵洞台背工程質量問題,引起一些專家的憂慮和質疑。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張孝德表示:“鐵路是百年工程,太興鐵路是公共財政投資項目,施工中存在如此嚴重的問題,是對納稅人、出資人的犯罪。”張孝德說,施工單位當時是如何中標的值得懷疑,業主單位負責人不分青紅皂白動手毆打記者,背後可能存在鏈條性腐敗。
  中國工程院院士、著名隧道專家王夢恕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太興鐵路如此偷工減料,是違法施工,對列車安全運營來說是安全隱患,有橋的地方塌陷的可能性更大。橋台在混凝土和軟土交接處,是壓路機壓不到的地方,就有可能會鬆動,對這部分回填材料不能弄虛作假。他表示,設計文件上要求使用A、B組料,意味著該項目對此是有預算的,應該查查施工單位偷工減料省下來的錢進了誰的腰包。
  >>鏈接
  太興鐵路是山西省、原鐵道部2008年共同確定的重點建設項目,正線全長164.26公里,於2009年7月開工建設,目前路基、橋涵等工程已基本完工。今年開始鋪軌,年底建成投入運營。這條鐵路將成為“三西”地區煤炭進入華北、華東地區的重要通道之一。
  太興鐵路業主單位為山西太興鐵路有限責任公司(簡稱太興鐵路公司),施工單位由中鐵十二局等單位組成。中鐵十二局中標太興鐵路靜游至興縣段TXJX-1標段,該局三公司負責其中60多公里標段的建設。
  據新華社、《經濟參考報》  (原標題:太興鐵路涵洞被指“泥巴糊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y79tyfvsg 的頭像
ty79tyfvsg

辦公室

ty79tyfvs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