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扶貧中心原副主任魏崇金,在任職期間出面找到河北省承德市一名領導,幫忙“撈人”獲得成功,並藉機獲取150萬元。檢方指控,魏崇金涉嫌受賄罪,金額為227萬元。此外,檢方還指控魏崇金涉嫌重婚罪。昨天上午,記者從市三中院獲悉,該院已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魏崇金受賄150萬元,重婚罪未予認定。一審判處魏崇金有期徒刑12年。
  此前,曾有媒體對魏崇金的學歷和幹部身份涉嫌造假進行曝光。記者同時獲悉,幫魏崇金“撈人”的某官員目前已經官至副省級。
  京華時報記者張劍
  京華時報製圖吳尚楠
  □檢方指控
  扶貧官員被控受賄重婚
  檢方指控,魏崇金共涉嫌受賄罪、重婚罪兩項罪名。
  2009年,魏崇金擔任中國國際扶貧中心副主任期間,利用其擔任職務所具有的影響力,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行為,為請托人謀取儘快釋放江西一家礦業集團負責人王某,收受財物77萬元。王某之妻閆某為了儘快能讓王某得到釋放,找到魏崇金並先後送給魏崇金150萬元的財物。
  2012年到2013年間,魏崇金在與妻子尚處於婚姻存續階段,和女子魏某以夫妻名義生活,兩人育有一女。檢方認為,應以受賄罪、重婚罪兩項罪名追究魏崇金的刑事責任。
  □法庭宣判
  從輕判處有期徒刑12年
  魏崇金否認受賄,稱沒有接受他人賄賂,是閆某委托他送東西。魏崇金承認確實和魏某同居並育有一個女兒,但兩人一直是朋友關係,沒有對外稱夫妻。
  市三中院審理認為,魏崇金身為國家工作人員,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收受請托人財物,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檢方指控其收受王某和閆某150萬元罪名成立。但檢方指控的魏崇金收受江西某礦業公司77萬,證據不足不予認定;檢方提交的魏崇金涉嫌重婚罪證據,相互印證的部分能夠證明魏崇金與魏某同居並育有一女,但沒有證據證明魏崇金與魏某系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故對魏崇金的重婚指控不予認定。鑒於魏崇金親屬幫助退繳全部贓款,可以酌情予以從輕處罰。魏崇金受賄罪成立,一審判處其有期徒刑12年;在案150萬元贓款依法追繳。而魏崇金所稱的用於送禮的相關畫作、青銅鼎,以及高價賣給王某的兩條珍珠項鏈,均發還給魏崇金。
  □記者追訪
  所托官員已調任東北某省
  記者採訪獲悉,楊某在檢方作證時承認,魏崇金是國務院扶貧辦的領導,而承德市當時有7個貧困縣,需要國務院扶貧辦給予支持。魏崇金提出請求,他不好意思推脫,不願意因為此事得罪魏崇金。此外,王某所在企業是從外地來承德投資,答應魏崇金的請托,也是為了承德的投資環境。
  記者調查得知,彼時的承德市委主要負責人楊某,目前已經調至東北某省任職,升任副省級領導。
  □指控解讀
  礦業老闆被抓花錢求撈人
  江西鎢礦集團在河北省承德市有一處礦業項目,王某擔任該礦的副礦長。2009年12月初,由於被指控涉嫌非法採礦罪,王某被承德警方抓捕,並很快被刑事拘留。王某之妻閆某急於想讓丈夫獲釋,於是通過江西另一家礦業企業的負責人羅某找到了魏崇金,希望他能幫助“撈人”。魏崇金當即予以答應,“我可以幫著把你丈夫撈出來,但需要花費一些費用”。對此,閆某表示沒有問題。
  魏崇金稱,想辦這件事需要找河北省的一些領導幫著協調,需要10萬元的費用。閆某很快就將10萬元送給魏崇金。魏崇金收了錢後,給閆某展示了一個青銅鼎,“這個東西就是送禮用的,領導喜歡東西”。很快,魏崇金帶著閆某等人到了石家莊,見到了某位河北省的領導,此人就是時任承德市委主要負責人的楊某。魏崇金告訴閆某,楊某喜歡字畫,要是送字畫,至少要送每幅百萬元左右的名作。閆某後來來到魏崇金的辦公室,魏崇金向其展示了一幅畫稱,這幅畫就是要送禮用的。閆某送上100萬元現金。
  不久,魏崇金向楊某提出,希望能幫忙將王某“撈出來”。
  承德某領導幫忙老闆獲釋
  楊某接受請托後,兩次向承辦王某案件的承德公安機關打了招呼,指示其對王某的案子要抓緊辦理,“有事抓緊查,沒事別把人老關著”。
  檢方出具的多名辦案人員證言顯示,正是由於楊某打了招呼,辦案機關不敢怠慢,很快就將對王某採取的監視居住的強制措施變更為取保候審。承德市公安機關出具的案卷材料顯示,王某是在2009年12月3日被抓捕,12月15日就被轉為監視居住,12月28日又被轉為取保候審。後來該案被撤銷,而一年取保候審期滿後,2010年12月27日,
  王某被解除取保候審,恢復了完全的自由之身。
  楊某稱,他接受魏崇金的請托,確實向辦案機關打了招呼,但沒有收受任何錢物。對此,魏崇金也承認,他並沒有將相關錢物送給楊某,這些東西一直放在他的辦公室內。
  事前事後共收受150萬元
  王某獲釋後,很快就約魏崇金在北京一家飯店見面。王某提出給魏崇金30萬元表示感謝,被魏崇金拒絕。但魏崇金隨後掏出兩條項鏈給王某:“這是珍珠項鏈,值50萬,你要不要?”王某立即明白了對方的意圖,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50萬沒問題,項鏈我收下了。”
  王某將50萬元匯至魏崇金司機的賬戶,並將這兩條項鏈拿走。至此,魏崇金共收受王某和閆某夫婦150萬元。
  魏崇金到案後,檢方提供的鑒定報告顯示,兩條項鏈實為普通的海水珍珠項鏈,市場價分別為2.5萬元和7.5萬元。
  後來,因得知王某多次在公開場合稱與他關係好,魏崇金便找到王某的妹夫,把之前用於“撈”王某的青銅鼎、一幅啟功的書法作品、一幅範曾的畫作退還。至於這些古董和字畫的來源,魏崇金直到庭審時也沒能說清楚。
  □延伸閱讀
  論文被曝造假升遷充滿懸疑
  2014年6月和8月,《中國青年報》刊發兩篇報道,曝光魏崇金涉嫌學歷、幹部身份造假的情況。報道顯示,魏崇金當過鐵匠,做過生意,1990年前後離開老家來到北京時,學歷是初中。
  魏崇金在江西長期做生意,20世紀80、90年代之交,魏崇金突然離開江西老家來到北京,並開始從經商轉向從政。但魏崇金為何來北京、來北京後發生了什麼,很多瑞昌籍官員、消息人士、村民均稱不知情。雲南省政府主管主辦的《雲南政報》2003年09期刊文稱,2003年5月,魏崇金被任命為雲南省發展計劃委員會副主任(掛職),這也是目前公開資料中可以查詢到的魏崇金的第一個官員身份。
  2006年4月,魏崇金以中國包裝聯合會黨委書記的身份,出席“世界包裝之星頒獎典禮”活動。2009年3月,魏崇金擔任中國國際扶貧中心擔任副主任。其仕途進展順利甚至飛速,其原因難以考究。特別是從一個只有初中學歷的生意人,搖身一變成為官員,很多人質疑其幹部身份造假。
  2006年,魏崇金在大連理工大學的碩士學位論文完成了。其論文與包裝行業有關,題目為《綠色包裝對貿易的影響與我國的對策研究》。但早在2000年,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研究生王某,已發表同題論文。經對照,魏崇金論文的摘要幾乎全來自王某的文章。在正文中隨機抽取十段,均可在王文中找到相近內容。
  嫌犯檔案
  魏崇金現年52歲,江西省瑞昌市人,曾擔任中國國際扶貧中心副主任,2012年12月底被有關部門立案調查,2013年1月被批准逮捕。
  中國國際扶貧中心成立於2005年5月,是國務院扶貧辦直屬事業單位,是我國政府與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等國際組織共同發起並組建的國際性扶貧機構。  (原標題:扶貧官員撈人收150萬獲刑12年)
創作者介紹

辦公室

ty79tyfvs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